×關閉

橫琴馬騮洲交通隧道西線貫通

 來源:南方都市報  作者:  

  • |
  • 分享
  • |
  • |
  • 下載
  • |
  • 打印
  • |
  • 放大字體
  • |
  • 縮小字體

西線隧道終於打通了。”昨日下午3時,橫琴新區馬騮洲交通隧道(橫琴第三通道)工程現場小彩炮齊鳴,五顏六色的彩帶漫天飛舞,套著一件黑色棉馬甲的廣州市市政工程監理有限公司項目總監鄧欠芽站在歡呼的人群中,舒了一口氣。

馬騮洲交通隧道位於橫琴新區,是橫琴島繼橫琴大橋、橫琴二橋之後對外聯系的第三條交通要道,由橫琴新區管委會投資,珠海大橫琴投資有限公司建設管理,隧道股份上海隧道工程有限公司承建。

工程全長兩千八百多米,預留有軌電車線路空間,馬騮洲水道段為圓隧道,長約1.1公裏,為雙管雙向六車道設計,車道寬度為3.5米。工程總投資25.44億元,於2014年7月正式開工建設。

鄧欠芽表示,馬騮洲交通隧道是國內首條海域超大直徑複合地層盾構法隧道,其西線的貫通,為整個工程的順利推進打下了堅實的基礎,預計明年3月份東線隧道開始盾構掘進始發,明年年內可實現全線貫通。

用華南最大盾構機掘進工程

南都記者下行近30米來到馬騮洲交通隧道施工現場底部,見到隧道工程“大利器”———一台有著近五層樓高巨大機頭的泥水氣壓平衡盾構機“任翱號”,不少身著紅色工服的工人在機台上處理著收尾工作。

鄧欠芽說,機頭身後還連著長百餘米、重3000多噸的龐大軀體,施工過程中以每天平均12米的速度在地下向前掘進。

據介紹,“任翱號”由德國海瑞克公司與上海隧道公司合資生產,造價高達3億元。規模如此巨大的盾構機,在整個華南地區盾構法隧道史上還是第一次。值得一提的是,為了應對極為複雜的地層結構,“任翱號”在驅動、切削兩大核心系統都是為工程量身設計、制造。

今年1月22日,“任翱號”在馬騮洲水道南岸工作井(橫琴側)始發掘進西線隧道,直至12月7日,才下穿馬騮洲水道在北岸工作井(保稅區側)出現。鄧欠芽指著“任翱號”機頭旁邊已被圈起的東線隧道面表示,不久“任翱號”會整體平移過去,調頭,再掘進東線隧道,再次下穿馬騮洲水道,後會在南岸工作井(橫琴側)拆除。

“有了西線隧道的掘進經驗,東線隧道進程會快一點,工期至少可以省兩個月。”鄧欠芽透露。

微差爆破清除施工“攔路虎”

上海隧道工程有限公司項目經理劉寬告訴記者,工程沿線存在大量拋石、孤石、塑料排水板、花崗岩等障礙物,地質情況複雜,其中“拋石多、覆土淺、岩面高”是工程的最大技術難題。

“陸域隧道斷面內拋石數量多,尺寸大,最大直徑達2.2米;隧道最淺頂覆土為6.5米,僅為0.44D(盾構直徑),淺覆土段總長達300米;盾構切削范圍內花崗岩層長100餘米,強度高達120MPa,侵入隧道斷面最高達6米。這些難題給工程施工帶來了極大挑戰。”劉寬說。

在此背景下,橫琴新區管委會牽頭事先成立特聘專家組,為工程獻策,項目建設團隊反複磋商探討,並針對性開展了《超大直徑盾構法海底隧道設計與施工關鍵技術研究》科研攻關,最終確立了“超前預處理、盾構針對性改制”為指導原則的解決方案。

據了解,工程采用多種探測方法相互驗證探清地質分布情況;陸域預處理采用全回轉工藝針對性清除拋石、孤石等障礙物;海域預處理采用微差爆破處理隧道斷面內的硬岩。鄧欠芽表示,盾構還針對性改制,增設SSP超前探測系統,加裝碎石機,並及時根據不同地質情況針對性調整刀具布置,提高了盾構對障礙物的超前探測及處理能力。

攻堅克難的過程中,項目建設團隊團結協作,預處理效果良好,刀盤針對性改制成效顯著,實現了海底硬岩區順利穿越。

劉寬指出,橫琴馬騮洲交通隧道工程施工過程所遇到的難題具有極大的普遍性,為複合地層盾構法隧道施工積累了寶貴的經驗,具有極高的參考價值和示范作用。

鄧欠芽表示,馬騮洲交通隧道西線的貫通,為整個工程的順利推進打下了堅實的基礎,預計明年3月份東線隧道開始盾構掘進始發,明年9月底可貫通。

“西線下穿環島北路,南接橫琴中路,可以大大縮短橫琴到珠海其他地區的時間。和橫琴大橋等相比,天氣惡劣時馬騮洲交通隧道也能實現橫琴全天候對外聯系。”鄧欠芽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