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0

標題

橫琴人:橫琴建設把關人

0000

標題

當自家孩子跟著學校去長隆玩耍,跟別人說“我的爸爸在橫琴長隆工作”時,做為真正職務是橫琴海關通關科副科長的李昶輝心裏不知是何感受。圖為工作中的李昶輝。陶藝 攝

0000

標題

李昶輝,98年開始進入海關工作,2010年來到橫琴,現為橫琴海關通關科副科長,橫琴開發開放的重要節點基本都有他奮鬥過的身影。加班加點的工作,必定會占用和家人相處的時間。和大多數工作繁忙的人一樣,李昶輝常常不得不缺席孩子的家長會、孩子的演出等,和孩子相處的時間被擠占。圖為李昶輝和同事一道驗放首屆馬戲節進口表演道具。橫琴海關 供圖

0000

標題

李昶輝不願多談工作對家庭影響這類事情,因為在他看來,這些事情是非常普遍的。在記者追問下,他說了這樣一件“趣事”。橫琴長隆建設時,李昶輝參與其中物資的驗放工作,需要經常到長隆實地監管,於是每次跟家裏通電話被問在哪裏的時候,他都會說在長隆。圖為李昶輝和同事一道驗放首屆馬戲節進口表演道具。橫琴海關 供圖

0000

標題

久而久之,家裏的小孩以為自己爸爸是長隆裏面的動物管理員,或者保安,以至於學校有一次帶他去長隆旅遊,他還說要去找爸爸,看看爸爸在哪個地方工作。說到這裏,原本平靜的李昶輝也變得略為激動。不過至今為止,李昶輝還是沒有帶孩子一起去長隆玩一玩,他說自己實在是沒有時間。圖為李昶輝和同事一道驗放首屆馬戲節進口表演道具。橫琴海關 供圖

0000

標題

橫琴海關的工作非常繁忙,李昶輝一連用好幾個形象的詞語來形容這種忙碌,“白加黑”、“724”、“全天候服務”、“365天無休”。來橫琴近5年,李昶輝先後參與了澳門大學橫琴校區建設物資監管、長隆建設物資驗放、長隆第一屆國際馬戲節海關監管、橫琴新區二線通道封關運作、橫琴口岸轉場搬遷等相關工作。陶藝 攝

0000

標題

1.0926平方公裏的土地,3年的限定時間,要建起澳門大學橫琴校區,難度可想而知。澳大橫琴校區是實施“一國兩制”的新區域,它的建設沒有先例可循。對此,拱北海關量身定制了監管方案,李昶輝和他的同事也針對實際遇到的問題制訂出對應的解決辦法。圖為李昶輝和同事一道與承建方溝通,幫助解決通關問題。橫琴海關 供圖

0000

標題

那時候,因建設海底隧道的需要,澳大橫琴校區與澳門氹仔島之間的一段內河被臨時填上,人員、物資可以在上面隨意走動、運輸,這對橫琴海關反走私工作提出了非常大的挑戰。橫琴海關通過和邊防武警的合作,相互溝通、協調、配合,很好的解決了這個問題。圖為橫琴海關與緝私分局、邊防武警聯合巡查。橫琴海關 供圖

0000

標題

澳門大學橫琴新校區監管通關工作組也因此獲評海關總署“海關好人”稱號。圖為澳大監管組全體成員在建設倒計時牌前合影留念。張建林 攝

0000

標題

目前,橫琴口岸已經實行24小時通關。據李昶輝介紹,在貨物通關上,橫琴海關其實早已實行了24小時通關。圖為李昶輝與同事一道驗放澳大建築水泥。橫琴海關 供圖

0000

標題

建設澳門大學橫琴校區時,因為隨時都可能有物資運入,你不知道什麼時候貨物會到,所以他們都是24小時全天候服務,一旦有物資進來,他們就要趕到現場,以保證工程建設的順利進行。圖為李昶輝和同事一道監管澳大建築材料。橫琴海關 供圖

0000

標題

2013年是7月19日深夜至20日淩晨,這個時間,李昶輝記得非常清楚,因為這一天是澳大橫琴校區建成移交的日子。提起澳大橫琴校區的建設,李昶輝感觸頗深。他說校區建成那天,就好像看著自己的小孩出生,當要把它移交出去時,心情難以割舍。圖為澳大全景。陳立新 攝

0000

標題

從他現在的辦公室出來,剛好可以看到澳門大學的標志牌。“我們晚上8點鐘下班出來看到那個牌的時候,還是會有一種自豪感和成就感,這個是我們曾經一起戰鬥過,為建成這個東西出過力的地方。”陶藝 攝

0000

標題

建設新區的工作,需要經常進出新裝修的建築,空氣中難免還有未揮發走的有害物質。李昶輝說他們對此也沒太多辦法,還是只能在汙染的空間裏工作。他們還需要下工地,為防止被釘子紮入,他們都要穿工地鞋下去,鞋子上總是踩滿了泥土。圖為李昶輝和同事到澳門大學橫琴校區圖書館工地現場進行現場核定和巡查。橫琴海關 供圖

0000

標題

李昶輝說:“如果所有的人都僅僅停留在口頭的話,長隆是建立不起來的,澳大是建立不起來的,橫琴新區是建立不起來的。”圖為海關人員在澳大主題建築前合影留念。橫琴海關 供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