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法律服務業搶占自貿區藍海

來源:  作者:  

  • |
  • 分享
  • |
  • |
  • 下載
  • |
  • 打印
  • |
  • 放大字體
  • |
  • 縮小字體

“法律服務的自貿區機會來了。”

在廣東自貿試驗區三大片區建設實施方案陸續發布之後,法律界人士無不關注到自貿試驗區放開 “閘門”後給法律服務帶來的新機遇。9月1日下午,香港駐粵經貿辦在廣州發布了《2015年在粵香港服務業企業名冊》,其中就不乏瞄准自貿區機遇而來的律所。事實上,被自貿區的美好前景吸引來的,還有全廣州市首家粵港聯營律所。而新近公布的南沙自貿片區建設實施方案則提出,未來將建設廣州國際航運仲裁院、廣州金融仲裁院南沙分院、廣州知識產權仲裁院南沙分院等3家仲裁機構。

在專業人士看來,自貿區的建設帶動了法律服務升溫。作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的“試驗田”,自貿試驗區是對外開放的重大平台,需要國際化市場化法治化營商環境,法律服務成為熱點自然也是題中應有之義。

將在南沙試水“互聯網+仲裁”

放眼全球,世界公認的城市群,均因海而生,興港而榮。在大珠三角城市群中,廣州南沙新區區位優勢獨一無二。

隨著“一帶一路”國家戰略正式實施,作為古代海上絲綢之路重要發祥地的廣州,計劃在今後3年搭建起廣州國際航運中心建設規劃。

廣州國際航運仲裁院應運而生,填補廣州沒有專門海事仲裁機構空白。廣州之外,上海國際航運仲裁院已經在2009年5月正式揭牌。2012年,東南國際航運仲裁院(廈門)和大連國際航運仲裁院先後成立。中國海事仲裁委員會海事仲裁總會設在北京,在上海、深圳等地設有分會,只在廣州設立了辦事處。

在《中國(廣東)自由貿易試驗區廣州南沙新區片區建設實施方案》規劃中,組建中的廣州國際航運仲裁院,要完善國際仲裁、商事調解機制,及時、獨立、公正地解決與航運、物流、金融、結算、保險、融資等相關的國際商事糾紛,提高廣州解決國際商事爭端的公信力,營造良好的法治化營商環境。

商業糾紛實行仲裁的好處之一是程序簡便、方式靈活。從國際經驗來看,國際海商事糾紛,有九成依靠仲裁解決。

“廣州要成為國際航運中心,必須要先成為航運仲裁中心。從長遠角度來看,如果海事仲裁欠發達勢必給廣州的國際航運業帶來‘短板效應’”。廣州仲裁委員會主任陳忠謙說。

據參與組建廣州國際航運仲裁院的內部人士透露,今年11月初,廣州國際航運仲裁院將掛牌運營。目前該仲裁院建設已經進入到後期裝修階段,為了適應互聯網時代下的仲裁新要求,廣州國際航運仲裁院仲裁庭將與國際接軌,試水“互聯網+仲裁”。因此,仲裁院內大量配備了互聯網遠程設備,硬件建設達到國際先進水平。

在軟件上,廣州國際航運仲裁院選用的仲裁規則、人員、語言、裁決形式等采取開放態度,參照倫敦、新加坡、香港等國際航運中心的先進做法,提供了多種“仲裁套餐”供當事人進行多樣化選擇。

當事人可選用港澳仲裁規則

南沙組建中的三個仲裁院,仲裁機制設置眼光超前。中山大學法學院教授陳東認為,南沙三個仲裁院含著“仲裁機制創新”金鑰匙出生。

三個仲裁院的機制創新體現在哪些方面?從機構構成要素來看,廣州國際航運仲裁院由跟海運相關的廣州港務局、南沙關稅區、廣州仲裁委、香港和澳門國際仲裁中心等5家單位一同構建。

從決策和監督的制約上看,仲裁院內設有理事會、監事會,理事會行使決策權,監事會行使監督權,仲裁員行使仲裁權,三權相互獨立。仲裁員獨立辦案,民主投票,按照少數服從多數原則確定裁決意見。

從仲裁規則使用上看,廣州國際航運仲裁院的規則是采取聯合國貿易委員會作為藍本,吸收倫敦、新加坡、香港、澳門的仲裁規則,形成了自己的仲裁規則。當事人仲裁時,可以自由指定適用哪一個規則。

當前國際海事糾紛的當事人基本都來自不同國家,選擇哪個仲裁院進行仲裁,主要取決於該仲裁院的國際聲譽和提供的適用法系是否成熟。

去年,南沙國際仲裁中心發布《三大仲裁庭審模式流程指引》,仲裁當事人可根據自身的需要,選用三種不同法律體系地區的裁決書,達到去香港、澳門、內地仲裁機構仲裁同樣的效果。

三種法律體系中,內地(社會主義法系)仲裁規則是仲裁庭處主導地位,仲裁庭對各個環節的程序把控程度較大,既有當事人雙方的辯論階段,也有仲裁庭的事實調查階段。

香港(英美法系)仲裁規則由當事人主導仲裁程序的發動、繼續和發展,仲裁庭處於中立的裁判者地位,整個庭審過程主要由律師來主宰,仲裁庭做判斷。

澳門(大陸法系)仲裁規則是仲裁庭審不再由律師主導,而是由仲裁庭控制和主導整個過程。

由於社會主義法系、英美法系、大陸法系三種法系基本涵蓋了當前世界上所有的海事仲裁規則,因此當事人在南沙可以找到適用的國際仲裁模式進行仲裁。

也就是說,涉外案件當事人可以選擇自己熟悉的語言和庭審模式進行仲裁。如果當事人更熟悉英美法系,可以選擇香港的仲裁規則。依此類推,有著地緣優勢的廣州國際航運仲裁院提供的服務與世界接軌。

陳忠謙介紹,當事人有自由選擇自己熟悉的法系的機會,適用哪一個法系仲裁要由雙方當事人達成一致,如果不一致,雙方可以進行辯論。若是辯論沒有達成一致,仲裁員才根據最密切聯系原則,選擇最適用的法律。

“南沙國際仲裁中心引入港澳庭審模式,涉外案件當事人可以選擇自己熟悉的語言和庭審模式進行仲裁。”在港澳法律專業人士看來,當事人如果更熟悉香港法律,就可以選擇香港的仲裁規則,“多了一個選擇”。

可資對照的是,廣州南沙區法院於今年首次讓港澳籍陪審員坐堂審案,開了全國先河。“以後應當繼續堅持和深化港澳籍人民陪審員制度,消除港澳同胞對內地司法的陌生感和由此產生的誤解偏見,增強對內地司法制度的信心。”審判結束後,旁聽的港澳籍政協委員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如是說。

選擇多樣化的背後是與世界接軌的努力,更為廣州構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提供了一個有力的注腳。

“自貿區制度創新需法律保障先行。”北京市盈科(廣州)律師事務所管委會主任、高級合夥人鄧培啟表示,廣東提出把自貿區建設作為今年改革開放的“頭號工程”,要求積極探索建立與國際接軌的高水平投資貿易規則,營造國際化市場化法治化營商環境,把自貿區建設成為對外開放的重大平台。法律制度的創新將給這種對外開放提供支撐,讓投資者更加放心。

陳東也認為,即將掛牌的廣州國際航運仲裁院為當事人提供世界上三大法系的仲裁規則和專業仲裁人員,是一種極大的創新,這種做法有助於增加廣州營造法治化市場化國際化營商環境。

首嘗粵港律所聯營

伴隨著自貿區熱度的提升,律師事務所也將眼光瞄准了南沙。

在廣東華勳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王靚華看來,自貿區的建設使法律服務進一步升溫,很多進駐自貿區的行業、企業、產業,很大一個特點是國際化、法治化。“美國律師為什麼能在全世界做業務?就因為美國的公司遍布全世界,一個經濟發達的國家,有很多優秀的公司和企業,在這個前提下,律師的服務必須要跟上去。”

在法律服務方面,中外律師合作前景看好,在上海自貿區,國內規模較大的律所與港澳、國外律所合作已經實現。律師行業的開放令人期待。

事實上,國內律所與港澳律所的合作也已在南沙展開。

今年7月,廣州首家粵港合夥聯營律師事務所——國信信揚麥家榮(南沙)聯營律師事務所在南沙大酒店掛牌成立。雖然粵港澳律師業界的合作並非首次,然而“合夥聯營”在南沙卻是第一次。對於粵港澳的律師來說,這項創新稱得上是法制建設過程中的重大創舉,打通了內地與港澳台、國外法律服務銜接上的障礙。他們將為企業提供一站式的涉及內地、港澳法律服務,業務范圍包括境內外投融資、自貿試驗區綜合法律服務和海外商賬追收三大板塊。

作為全國首批 10家合夥聯營律師事務所之一,本次合夥聯營的廣州國信信揚律師事務所與香港麥家榮律師事務所有何過人之處?南沙區司法局有關負責人解釋稱,廣東省司法廳發布的《香港特別行政區和澳門特別行政區律師事務所與內地律師事務所在廣東省實行合夥聯營試行辦法》為聯營律所設置了極高的門檻,內地律所必須有30名以上的執業律師、成立5年以上、至少在廣東省設有分所。在此條件之上,廣東省司法廳還進行了嚴格的篩選,國信信揚律師事務所是廣東省乃至全國綜合實力名列前茅的大型律師事務所之一,成立十幾年來已形成證券法律服務等方面的專業品牌。

在港澳方面,考慮到香港、澳門本土律師事務所以中小型律師事務所為主的現實,對參與試點的港澳律師事務所條件另有規定,首先是律所服務經營需滿5年,有10名以上執業律師且合夥人或者負責人須是在香港、澳門注冊的執業律師。

“這個門檻也並不容易實現,港澳律所還是以小型為主。”麥家榮表示,為進一步吸引港澳中小型律師事務所參與聯營,《試行辦法》規定參與聯營的香港、澳門律師事務所為兩家以上律師事務所的,只要求至少一家律師事務所執業律師達到10名以上,其他律師事務所執業律師達到5人以上即可。

在國信信揚麥家榮(南沙)聯營律師事務所管委會聯席主任郭錦凱律師看來,聯營合夥每一步走得都不容易,這有點像30年前的中外合資企業,前景一定會越來越好。他說,這種新的組織形式有助於改變當前合夥中“共同出資、共擔風險但不共同經營”的問題,讓律所不斷提升服務水平參與國際競爭。

郭錦凱表示,與境外律所在境內設置分支機構以及境內外律所合同型合作不同,律所聯營是一種特殊的普通合夥,是一個法人組織,可以獨立運作,且可以通過香港、澳門聘請海外律師派駐到聯營律所,這樣來自世界各地的律師就可以實現多法域執業,也就是說,他們可以為企業在大陸、香港、澳門乃至歐美、日韓等地區提供法律服務,更有利於企業“走出去”和“請進來”。

國信信揚麥家榮(南沙)聯營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劉慶偉也表示,目前他們專注於企業投融資、並購等方面的法律服務,而這種新的組織形式更緊密,律師之間的合作將更便利、高效,可以更好服務企業,並有助於節省成本。

3個仲裁(分)院擬組建

廣州國際航運仲裁院

完善國際仲裁、商事調解機制,及時、獨立、公正地解決與航運、物流、金融、結算、保險、融資等相關的國際商事糾紛。

廣州金融仲裁院南沙分院

建立司法替代性解決機制,根據《金融仲裁規則》開展金融借貸、金融結算、金融票據、金融租賃等方面的法律咨詢和商事仲裁活動。

廣州知識產權仲裁院南沙分院

在自貿試驗區內開展知識產權調解與仲裁服務,研究知識產權仲裁與司法保護有效銜接機制,完善自貿試驗區知識產權法治環境。

■專家建議

提高“仲裁公信力”

是南沙仲裁機構安身立命之本

在國內外仲裁機構的同類競爭下,南沙組建3個仲裁院同時面臨著機遇和挑戰,南沙仲載院要突出重圍,提高仲裁公信力是不二法門。

中山大學法學院教授陳東認為,南沙處於國家新區、“一帶一路”國家戰略和自貿區建設的多重機遇疊加的中心節點,組建廣州國際航運仲裁院、廣州金融仲裁院南沙分院、廣州知識產權仲裁院南沙分院等3個仲裁院正當其時,南沙正面臨前所未有的機遇。

當下,中國的執政理念正朝著“小政府、大社會”轉變,這意味著“小訴訟、大仲裁”,減輕法官的負擔是未來的趨勢之一。南沙國際仲裁中心仲裁理念超前,對仲裁機制有很大創新,未來這些機制也將運用到新組建的3個仲裁院中去;這既尊重當事人的意思自治,也符合南沙的發展方向。

同時,南沙3個仲裁院面臨的挑戰也很明顯,主要表現在與國內外仲裁機構之間的競爭。在未來一段時期,南沙3個仲裁院還難與國際上曆史悠久、美譽度高的仲裁機構形成“短兵相接”競爭。

以國際海事仲裁為例,英國倫敦國際仲裁院是國際仲裁界的“百年老店”,有著先進的仲裁理念和一流的國際聲譽,是當事人首選的仲裁機構。

除此之外,瑞典斯德哥爾摩商會仲裁院、新加坡國際仲裁中心、香港國際仲裁中心也是海事仲裁的理想機構。而南沙仲裁機構剛剛起步,未來要走的路還很長。

此外,南沙3個仲裁院還面臨著來自互聯網的挑戰。當下,互聯網技術革命給仲裁形式和程序提出了新要求,南沙的仲裁機構要體現機制創新、要最大程度地方便當事人之間的糾紛解決,需要接入互聯網仲裁技術。但是,使用互聯網仲裁還需要慎重,特別要確保仲裁程序不違反現行法律和國際公約。

陳東建議,南沙3個仲裁院要切實服務於廣州營商環境,還需要加大宣傳力度,讓越來越多的商人了解仲裁機制,讓外界了解南沙的優勢。同時,要密切留意中國仲裁法的修改動向,畢竟從1995年9月1日開始實施的這部法律已經運作了整整20年時間。

更為重要的是,南沙3個仲裁院必須將“仲裁公信力”當作安身立命之本對待。在這一點上,作為牽頭單位的廣州仲裁委員會一直做得相當不錯。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提出“完善仲裁制度,提高仲裁公信力”要求,無疑給國內仲裁機構發展指明了方向。

因此,南沙3個仲裁院要把關仲裁質量,以理服人,同時不能忽視仲裁細節。比如,裁決書中的語言使用和“說理”的邏輯理路對案件實體裁決有很大影響;英文的裁決書,還會因標點符號位置不同或者單詞用語稍有出入,而導致完全不同的理解。如果這些細節做得不好,也會影響仲裁公信力。

安全保障 - 網上糾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