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橫琴新圖譜

2018-01-25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作者:  

  • |
  • 分享
  • |
  • |
  • 下載
  • |
  • 打印
  • |
  • 放大字體
  • |
  • 縮小字體

橫琴原是一個邊陲海島,大時代把它推到了舞台中央。

2009年起,處在珠江西岸中心地帶的橫琴,在多項國家戰略的推動下,成為珠三角耀眼的明星。橫琴新區開發8年來,一方面承接澳門產業和資本擴散,另一方面,借助澳門這一“窗口”走向廣闊的海外市場,經濟獲得飛躍發展。

而伴隨著“世紀工程”港珠澳大橋通車在即,珠海曆史性地站在了粵港澳大灣區的中心連接點,橫琴新區亦將迎來“大橋經濟”和“灣區時代”的美好時光。

在南接澳門、東聯香港的“大橋時代”,橫琴將如何書寫構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本期國家經濟地理將梳理橫琴新區發展的主要脈絡,並探討其未來發展的路徑選擇。

導讀

橫琴新區管委會提供的統計數據顯示,從2009年到2017年的8年間,橫琴新區地區生產總值翻了55倍,年均增長77%;固定資產投資翻了18倍,年均增長51%;吸收利用外資翻了760倍,年均增長158%;一般公共預算翻了125倍,年均增長99%。

幾乎每個工作日,許多像周運賢一樣的澳門青年從對岸的家中出發,來到橫琴。物理距離上的接近,加上橫琴口岸的24小時通關,澳門青年跨境上班已十分便捷。

三十歲出頭的周運賢,祖籍廣東梅州,早些年在美國讀大學,隨後技術移民到了澳門,從事互聯網行業。2015年9月,周運賢帶著跨境電商項目“跨境說”來到橫琴,進駐澳門青年創業穀。

橫琴是中國離澳門最近的地方。這個原本是“蕉林綠野”的邊陲海島,為承接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化而於2009年宣布開發,橫琴新區於同年設立。之後的2014年,橫琴新區晉升廣東自貿試驗區片區。而眼下的2018年,“世紀工程”港珠澳大橋通車在即,橫琴從連接澳門時代,進入南接澳門、東聯香港的“大橋時代”。

橫琴提出的目標是,經過5-10年奮鬥,打造成特色突出,功能帶動明顯的“大橋經濟區”,建設成為粵港澳深度合作示范區,發展成為珠海城市新中心。

8年GDP翻55倍

橫琴與澳門之間河道最窄處,直線距離僅僅有187米。

漫步在橫琴島寶興路的河岸邊,人們能夠望見對岸澳門鱗次櫛比的建築群,甚至可以清楚看到葡京大酒店的金色外牆在陽光下熠熠生輝。而橫琴則以富有設計感的商業建築,從全球匯聚而來的遊客和創業者的繁榮景象,與對岸相互呼應。

廣東外語外貿大學粵港澳大灣區研究院院長申明浩分析,橫琴島緊緊挨著澳門,意味著貼近國際市場的商業機遇;而從地圖上看,橫琴島又處在珠江口的西面的核心地帶,這意味著以連接澳門的橫琴為中心能夠輻射珠江西岸的廣闊腹地。

然而,將時間回撥到沒那麼久遠的七八年前,繁榮的橫琴島卻是另一幅景象。彼時的橫琴島,居住人口只有寥寥數千人,以粗放的種植業和漁業為生,全島僅有一家農村信用社,一片“蕉林綠野、農莊寥落”。

在過去的很長時間裏,橫琴島並沒有收獲多少“與澳門為鄰”的紅利。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同在珠江西岸的順德、南海、中山等地,依托香港、澳門的市場資訊和技術輸入,民營經濟開始名噪全國;而橫琴島所在的珠海市,也因經濟特區的設立走在改革開放的前沿。但彼時的橫琴島,人口稀少,產業單一,還沒有孕育出商業規則的土壤,而且並不在珠海經濟特區的范圍之內,因而難以在“村村點火”的民營經濟浪潮中轉變。

中央政策的推動,使得2009年成為橫琴蛻變新生的“元年”,橫琴“與澳門為鄰”的區位優勢終於開始爆發。

2009年1月,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在澳門代表中央提出開發橫琴島。2009年6月,中央批准澳門大學在橫琴島上建設新校區,建成的新校區比澳門的老校區大20倍。2009年12月,橫琴新區掛牌成立,實行比經濟特區更加特殊的政策,橫琴開發全面啟動。

橫琴島的開發,其實是中央送給澳門的一份厚禮。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之後,以旅遊博彩業為支柱的澳門經濟遭遇沖擊。澳門博彩業一家獨大的危機暴露出來,“多元”發展成為長遠之計。開發毗鄰澳門、面積相當於三個澳門的橫琴島,被中央寄望於為澳門的經濟適度多元化提供新空間。

對於橫琴島的開發,另外兩個年份與2009年一樣有意義——第一個年份是2014年,廣東自貿試驗區橫琴新區片區在這一年掛牌成立,“賦權”橫琴探索對標港澳和國際先進的經貿准則;而第二個年份則是正在行進的2018年,市場預計港珠澳大橋在這一年正式通車,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進一步推進,橫琴新區將迎來“大橋經濟”和“灣區時代”的美好時光。

而過去8年的經濟實踐,已經顯示出橫琴新區“+澳門”的成效。橫琴新區管委會提供的統計數據顯示,從2009年到2017年的8年間,橫琴新區地區生產總值翻了55倍,年均增長77%;固定資產投資翻了18倍,年均增長51%;吸收利用外資翻了760倍,年均增長158%;一般公共預算翻了125倍,年均增長99%。

“澳門+”效應

越來越多像周運賢一樣的澳門青年,來到橫琴的澳門青年創業穀,追逐他們的財富夢想。

顧名思義,橫琴的澳門青年創業穀是橫琴針對澳門青年創業的孵化器。擁有澳門籍青年或澳門高校畢業生成員的創業團隊,進駐該孵化器均能享受到從場地減免到獎補、通關便利等一系列“政策包”。到目前為止,孵化器內月80%的創業項目來自澳門。以澳門青年創業穀為示范,橫琴新區的孵化器面積超15萬平方米,孵化器內企業已達231家。

澳門青年帶來的創新創業項目,是橫琴經濟八年蛻變的成功秘訣之一。而在橫琴青年創業之外,來自澳門的企業、高端人才以及澳門匯聚的全球資本,也正紛紛湧入橫琴島尋找創造財富的機會。

橫琴新區管委會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橫琴新區已落地澳門投資用地項目28個。

申明浩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以旅遊博彩業為主的澳門經濟,產業結構單一,兼有土地面積狹小的限制,產業擴展的空間有限,面積較大、開發較少的橫琴島為澳門經濟多元化發展提供承接空間;對橫琴新區而言,國際化自由港先進產業、高端人才和優質資本的輸入,將推動橫琴實現跨越式發展。

申明浩進一步分析,澳門的旅遊業、商貿業、專業服務乃至教育行業,均能在橫琴尋找到發展空間。而由於橫琴島面積更大,又背靠珠江西岸和內地市場,澳門的現代服務業,能夠開拓出更加多元的新業態。

“跨境說”就是澳門服務開拓新業態的案例。這家澳門基因的技術公司,商業模式是為亞馬遜等跨境電商平台“導流”,營銷方式包括線下展示和“網紅”買手直播導購。跨境電商和“網紅”直播,恰好是近些年中國內地互聯網行業熱點。

“跨境說”首席運營官呂燕表示,內地市場對互聯網的敏感度更高,創業團隊落戶橫琴,有助於及時跟蹤互聯網的市場資訊;另外一方面,內地市場增長潛力巨大,創業團隊借助橫琴“跳板”進入內地市場,更容易贏得成長的空間。

伴隨著經貿合作的升溫,橫琴新區與澳門的合作已不是簡單的“+澳門”,而是意味更加深長的“澳門+”效應。“澳門+”效應不但表現為澳門優勢和橫琴優勢的深度融合,更表現橫琴借助澳門“窗口”走向廣闊的海外市場。

這一海外市場主要是西語系、葡語系的拉美國家。

據中山大學自貿區綜合研究院教授林江分析,由於曆史淵源,澳門與眾多西語系、葡語系的國家保持著長期的經貿往來關系,並擁有一大批西語系、葡語系的語言人才和經貿人才。在承接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化的同時,橫琴新區還被賦予與澳門共建中拉經貿合作平台的功能。

澳門經貿人士告訴記者,像澳門城市大學這樣的高校與任何一個拉美國家都有聯系,即使是廣東這樣的外貿大省都無法做到。

借助澳門之便,“跨境說”正在向內地消費者推介拉美國家的優質農產品(7.970,-0.04,-0.50%)。而橫琴島中拉經貿合作的故事,正逐漸走入佳境。2017年12月,橫琴新區的重磅項目——中拉經貿合作園正式開園。該園區總投資25億元、總建築面積24.4萬平方米,開園時首批15個合作項目簽約入園。按照設想,該園區將打造“三中心、三平台”,即中拉休閑旅遊文化交流推廣中心、中拉企業法律服務中心、中拉政策研究與創新中心,中拉商品國際交易平台、中拉跨境電商合作平台、中拉金融合作服務平台。

這“三中心、三平台”設計的休閑旅遊、法律服務、跨境電商等行業,也正是“澳門服務”的看家本事。

對港合作新局

如果說中拉經貿合作是橫琴“澳門優勢”的延展,那麼“橫琴+香港”則是粵港澳大灣區格局下的另一條賽道。從政策層面到市場層面,橫琴與香港進一步的經貿合作,將成為2018年乃至更久遠的未來的重要看點。這一轉變的直接原因,是“超級工程”港珠澳大橋近在眼前的通車。

公開報道顯示,曆經8年建設的港珠澳大橋在2017年年底已具備通車條件。隨後港珠澳大橋工程車輛收費標准的聽證公示,2018年元旦港珠澳大橋的全線點燈,都在表明正式通車的日子近在眼前。

橫琴島即將收獲的交通“福利”顯而易見:港珠澳大橋通車後,珠海市將成為唯一與香港、澳門均路橋相連的城市,而橫琴新區則處在連接港澳的最前沿。屆時,從橫琴新區驅車到香港機場,僅需時45分鐘,而不必往北繞行虎門大橋。

盡管橫琴與香港的經貿合作早已存在,但港珠澳大橋帶來物理距離大幅度縮短被認為有裏程碑意義。在現有的交通格局中,珠三角與港澳的對接各有側重。對接香港以珠江東岸的深圳為主,尤以前海深港特別合作區最為前沿;而珠海的橫琴新區,是對接澳門的前沿,但對接香港卻處在第三、第四梯度的位置。

有市場觀點認為,港珠澳大橋開通後,橫琴將處在對接香港的第二梯度。

在廣東亞太創新經濟研究院理事長李志堅看來,澳門經濟體量較小,對珠江西岸的帶動有限,形成珠三角經濟東強西弱的格局。港珠澳大橋通車後,將推動香港和珠三角東岸的優質要素流入橫琴,流入珠江西岸,從而推動珠三角經濟均衡發展。

廣東省委黨校經濟教研部副主任許德友表示,從現有的粵港澳合作格局上,橫琴與港澳的合作,仍會以澳門為主,“橫琴+澳門”在前而“橫琴+香港”在後。但是,橫琴與香港的合作必然隨著“大橋時代”的到來而深化。

林江進一步分析,近些年,廣東與香港、廣東與澳門之間的合作非常緊密,但香港和澳門兩個自由港之間的經貿往來卻不多,以旅遊為主。隨著港珠澳大橋的通車,將有更多香港要素流入澳門,雙方合作更加緊密,而必經之地橫琴將在此獲利。

2003年開始,內地分別與香港、澳門簽署了《內地與香港(澳門)關於建立更緊密合作夥伴關系的協議》(即CEPA協議)以及多份補充協議。廣東作為毗鄰港澳的前沿,執行內地最開放的CEPA政策,粵港澳合作由此更進一步。值得注意的是,香港與澳門兩個特別行政區之間的“港澳CEPA”也於2017年11月簽署,為雙方密切合作奠定政策基礎。

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11月末,在橫琴注冊的港澳企業達1976家,其中澳資企業1118家,香港企業858家。這樣的基礎讓市場對橫琴新區“兼連港澳”的時代充滿期待。

珠海市政府正在為“大橋時代”的到來做准備。2017年12月,珠海市委、市政府印發的《橫琴、保稅區、洪灣片區一體化改革發展實施方案》。根據該方案,珠海保稅區、洪灣片區和十字門北片區約26平方公裏的區域與橫琴一體化發展,建立珠海的城市新中心,推動橫琴與周邊區域共同打造以港珠澳大橋延長線為紐帶的“大橋經濟區”。在全面提升對港合作方面,此外橫琴將積極承接香港服務業拓展,規劃啟動建設“珠港澳物流合作園”等。

值得注意的是,珠海市委、市政府的構想不僅在承接香港服務業的“西拓”,還將橫琴進一步的擴展發展考慮進去。根據前述方案,一體化改革發展區域,將充分利用橫琴和保稅區的政策聚合優勢,鼓勵區域內的企業在橫琴注冊,享受政策優惠,成為自貿片區的輻射區域。

李志堅對此分析,此舉將有助於橫琴自貿片區複制推廣至更大的范圍,進一步推動珠海的產城融合。珠海原有的港口資源、航空航天產業、高端裝備制造業,將進一步和自貿試驗區的制度優勢聯合在一起,發生新的化學反應。

安全保障 - 網上糾錯